NATSUYA

今天真是心态爆炸……好不容易扣出一点双兰旧糖,结果官方一波沙雕操作卖什么铠兰衣服…qwq我不服,地丑行行好吧别玩这个梗了不好吗……放过我们双兰也放过铠吧(╯﹏╰)

如果是17SKT就好了,起码我还会感觉到希望。全盛的17SKT真的顺风逆风什么都不怕的。我们壳花今天真的尽力了qwq

【Faker×Peanut】【情人节贺文】壳吃了那颗花生·下

Rerekaf。:

【六】


蚌先生最近往基地里买了很多花生。花生是奶油花生,剥掉壳后露出洁白的花生粒,嚼起来又香又脆。大家也很是喜欢吃,还常常笑称“小花生真好吃啊”,然而他们的大魔王从来不吃,也从来不参与这种玩笑调侃。


“前辈……吃花生吗?”


“不吃,谢谢。”大魔王头都不回。


蚌先生看着捧着一手花生站在壳身后的小花生,简直不忍看他一脸失落又强颜欢笑的表情。更可怜的是,大概最近连受冷落打击甚大,小花生原本光滑如剥皮鸡蛋的脸上还冒了好几个痘,对一向看重容貌的小家伙来说,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坏消息吧。


 


恰逢情人节,晚上刚好有比赛。第一局小花生明显不在状态,尽管座位就在壳旁边,然而几乎一次都没有去过中路。前期发育良好的壳完全没有发挥出该有的作用,到后期就只有被秒的份了。第二局换上了Blank,小花生摘下眼镜,只能再次蹲守饮水机,一头软毛蔫蔫的,看起来有点可怜。


比赛最后还是赢了。赛后大家一起坐车回基地,蚌先生提议:“我们去聚餐吧?”


大家都同意。毕竟是情人节,虽然大家都是单身狗,但正是因为如此才不能在这个万恶的节日亏待自己。于是定了一家烧烤店,找了一间包厢,全队十人一起吃得不亦乐乎。


酒酣饭饱后便回基地了。小花生啤酒喝多了,抱着罐子,脸颊红彤彤的,细长的单眼皮眯起来,像是有点醉蒙了。蚌先生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于是叫了三台出租车,四人一台,留下壳和小花生两人一台车。


蚌先生是存了将功补过的心思,毕竟,正是他给小花生出了一些馊主意,支了一些烂招,才让小家伙和壳弄得这么僵。但壳虽然外表冷漠,其实是个通情达理有责任感的家伙,而小花生又是个可爱的孩子,有什么误会心结,只要讲清楚了就好了。


所以当大魔王领悟出自己要照顾一个小醉鬼回基地时,蚌先生已经拖着其他人上了车绝尘而去,留下他扶着半醉的小花生站在路边,风中凌乱。


 


【七】


车外夜色划过。车内只有三个人,司机大叔似乎是个喜欢自嗨的家伙,一边放着农业重金属一边放飞自我地在大声唱歌。车后座上,喝得头脑昏昏沉沉的花生先生很乖地微蜷着身子缩在座位里,把头靠在了壳先生的手臂上也不自知。


幸好酒品还不错。


壳先生翻了会儿手机,又兴趣索然地收回了口袋里。侧头看去,只见小家伙睡得香香的,脸庞被窗外变换的夜色映得明明灭灭的,一头毛绒绒的短发看上去格外乖巧。


是个乖孩子啊。


叹了口气,壳先生想稍微调整一下姿势,放松一下手臂,然而对方一滑,原本还靠在手臂上的头颅顿时滑落到了腿上。对方似乎还觉得这个位置颇为舒适,还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还发出了两声像猪一样的哼哼。


“……”壳先生有点纠结,又觉得叫醒一个睡着的小醉鬼似乎不是很人道……


司机大叔依然在强劲的音乐里一边摇摆一边自嗨,出租车快速驶过深夜的公路。窗外夜色宁静,远远近近的灯火此起彼伏,是人间烟火的温馨。路边还有刚过完情人节的情侣一边笑着一边打闹,有的拿着玫瑰花,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


腿上的小花生安分地睡着,睫毛安静地投映在微带稚气的脸上,从毛绒绒的头发中露出小小的通红的耳朵。空气里带着些酒气,格外别扭的壳先生尝试着轻轻推了一下花生先生,想把他叫醒。


“王浩?”


对方睫毛微微翕动一下,缓缓睁开了眼睛。那眼睛水汽迷蒙的,带着酒后的雾气,看得壳先生心里一颤。


半醉的小花生居然迅速地发现自己竟胆大包天地躺在了大魔王的腿上睡觉,立刻触电一般地坐回了身体,又往旁边挪了挪,脸颊通红地坐着微鞠躬,“对不起,前辈,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气……”说着,眼眶又红了。


壳先生简直头痛——这家伙怎么这么爱哭?


“对不起……今晚我输了比赛……”那家伙大概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拳头微蜷,低着头坐着,一边嘟囔,“我很没用……我打的比赛总是输……”


看起来就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幼狼……壳先生看得有点好笑,忽然深深意识到,对方真的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听说之前在ROX大家都对他很照顾,乍来到沉闷的SKT,按他欢快的性子来说,应该很不适应吧。


职业精神什么的,也没有什么必要强加在一个孩子身上。这和当初靠自己挑大梁的SKT不一样,自己低迷的话团队的节奏就没了,但如今的自己已经不是以往的自己了,自己也许应该有足够的信心,带领着这支队伍一直一直走下去,甚至也应该有信心……慢慢将这个重任,交给眼前这个小家伙——如果他真的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视自己为人生的目标的话。


这么想着,他就伸手过去,揉了揉对方毛绒绒的发顶。


对方感受到头顶传来的掌心的温度,忽然止住了动作。壳先生看得一愣,对方已经顺着他的手,一头扎在了他的肩膀上,额头抵着他的手臂,声音低低地传过来。


“前辈……不要讨厌我……”


“回不了ROX了……也不想输……”


“要是……要是连你都讨厌我的话……我就真的只剩一个人了……”


壳先生心中微微一动。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侧身过去,将对方揽到了自己怀里。小家伙的额头抵着他的胸膛,耳朵通红通红的,睫毛映出一片阴影,呼吸中带着微甜的酒气。


“请……请你吃花生……”对方又嘟囔了一声,抵在他手臂上一直蜷着的拳头放松开来,一颗小小的花生落了下来。而在他怀里的小花生,则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又重新沉沉地睡去了。


壳先生默了默,拾起那颗花生,失笑。


在司机大叔自嗨的歌声中,在窗外明灭的夜色里,在这个情人节的最后半小时,他伸手摸了摸怀中小家伙毛绒绒的头发,半是叹息半是笑着,将那颗小花生揣进了兜里。


 


“我会吃掉的。”


——the end——






情人节快乐啊米娜桑_(:зゝ∠)_




【Faker×Peanut】【情人节贺文】壳吃了那颗花生·中

Rerekaf。:

【四】


花生先生最近陷入了忧郁。


这忧郁来自于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按照剧本来说,他历经千山万水终于来到了大魔王身边,成为从比赛位置来说与他关系最密切的队友,他们不应该终于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吗?不应该终于能够像他一直向往的那样,和蚌前辈笨鸡先生一样地和壳先生谈笑风生吗?


他们会成为人生的挚友,并肩厮杀于召唤师峡谷之中,一同拿下一场又一场的胜利,从此成为对方一生的羁绊,你的传奇中有我,我的传奇中有你。


 


蚌先生指点他:“壳表面冷静其实内心是非常要强的人,所以你比赛时强势的风格可能会让他有威胁感。你要在生活中靠近他!软化他!捂热他!让他对你放下心防!到时候生活还是比赛身还是心都不在话下了!”


花生先生听得似懂非懂,但不管怎样,还是记住了“靠近他”这几个字,并且开始坚信不疑地执行。


 


“……”


“……。”


“……”


“……。”


“你挡到我的手了。”大魔王终于不堪其扰地出声,提醒几乎已经把脑袋凑到自己臂弯里的花生先生。


“哦……对、对不起。”花生先生忙不迭缩回了脑袋。


“……”


“……。”


“……”


“……。”


“你一直盯着我干嘛?”大魔王再次不堪其扰地出声,提醒已经盯了他整整半个小时的花生先生,“靠这么近干嘛?没事做吗?不用排位不用训练吗?”


“啊……对不起。”花生先生手足无措地缩回座位,看着大魔王继续将视线移回屏幕目不转睛。对方没说什么重话,但他能听出来自己……应该是被讨厌了。


 


蚌先生又安慰他:“壳只是比较慢热。”


花生先生抬起垂头丧气的脑袋:“有多慢?”


“这重要吗?”蚌先生笑一笑,“顺着你的心意就好了。”


 


【五】


壳先生是个以弘扬电竞精神为己任的人,视职业素质为生命,因此从来不逛街不把妹不草粉甚至钱都很少花,除了排位之余偶尔的玩玩蛇玩玩I WANNA BE THE GUY,几乎是个人形的游戏机器。虽然外界会认为他的生活乏善可陈,但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当年的他还会为了荣耀和胜利而付出自己的每一分钟去变强,但如今二十岁的他,心境相比以往平淡了许多。以苦行僧般的姿态矗立于鱼龙混杂的电竞圈,更多的是希望能以自己的行为让普通民众对电竞有所改观,这即使是一条如切·格瓦拉所说的比记忆更漫长的路,但有朝圣者的孤独便足矣,他不需要靠凡人的认可来肯定自己的存在。


所以这个以极其不敬业的态度老是莫名其妙在自己身边晃来晃去的家伙……简直是个讨嫌鬼一般的存在!


 


他承认这家伙游戏天赋不错,小小年纪就成为了打野王,但这没什么好令人惊讶的,他自己当年也是如此。他也承认在这个年纪,心态浮躁不稳重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他当年也有过小小的虚荣心。但就是看不惯——也许是对方过于侵略性的比赛风格让自己的统治地位有了小小的威胁感吧,但他也不是个容不下天才后辈的人。


真要说为什么看不惯,大概是因为那家伙总是用着谜一样的眼神毛骨悚然地盯着他,有时候还谜一样地不知不觉凑自己特别近,之前似乎还没有这么严重,也不知道为什么,前几天忽然变本加厉。他终于不堪其扰地呵斥了对方,对方本来还亮晶晶像头小狼一样的眼神立刻就黯了下来,害得他又有点不忍心。可是身在训练室就要好好训练不是吗?搞得好像他是坏人一样。


蚌先生劝导他说要对才18岁的孩子宽容一些,还拍拍他的肩说那其实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孩子。有吗?他只觉得这家伙和自己格格不入。


但不管怎样,LOL是个团队游戏,身为队长,他也有义务让团队拧成一股绳子,每个人都一同为共同的目标而努力。因此出于团队考虑,他认为自己必须要和小家伙好好谈一次心,他不能放任这个天赋优秀的后辈走上歧途,最后泯然众人矣。


 


因此当有一次,训练室刚好只剩下他和那家伙时,他叫住了起身准备去吃饭的小家伙。小家伙立刻顿住,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看他过来了,又勉强挤出一个笑。他那一头短毛染得黄不黄绿不绿的,也不知道到底叫什么颜色,但看上去毛绒绒的,倒是有几分可爱。


看来蚌先生说的倒也不是没有道理。壳先生内心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可能确实是对后辈太过苛刻了。


“坐吧。”


“是。”对方立刻回到座位,正襟危坐。


壳先生看着对方严阵以待的姿态,不禁皱了皱眉:“你很怕我?”


对方立刻僵了一瞬,然后摇头。


“我……我很尊敬大人。”


“尊敬什么的没有必要,大人什么的这种称呼也不必用了。以后都是同一个队的队友了,没有什么高低之分。”


壳先生觉得自己没说什么重话,对方却低下了毛绒绒的脑袋,眼眶都红了,竟像是在难过。


壳先生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哪句话戳中了他脆弱的小心灵,他十八岁的时候有这么难搞吗?好好的谈心怎么还把这孩子给弄哭了?无奈之下,他将椅子滑近了一些,伸手拍了拍小家伙的头,“怎么了?”


小家伙突然猛地站了起来,把壳先生吓了一大跳。


被吓了一大跳的壳先生仰头看着小家伙突然坚毅起来的脸,明明只有他们俩在场,小家伙却身姿笔挺,像个军人,他两手紧贴腿部,站得笔直,朝壳先生深深鞠了一躬,险些撞到他的头,然后磕磕绊绊地大声宣告:


“我、我非常非常仰慕前辈您!您是我最尊敬的选手!我、我这么努力,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得到您的肯定,站在您身边,和您一起并肩作战,帮您出一份力!所以……”他憋了憋,又没憋住,眼眶泛红,像是要哭,“请您不要讨厌我……我、我真的非常非常希望能和您做朋友……我如果做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您说出来……我一定会改!请不要不理我……我、我真的很难过……”


这番惊天动地的告白几乎耗尽了花生先生所有的勇气,他的“乐观过头”病症在壳先生这里终于碰了壁,原本对一切事物都充满信心的自信和勇气在壳先生这里就不管用了。他无法预料壳先生到底会有什么反应,但,至少……他把自己一直想说的说出来了。


壳先生的心震了震,有一股热流涨满着流过,然而随之又沉寂下去。


从2013年开始的电竞生涯的一幕幕像走马灯一样在眼前一带而过,所有的荣耀、低落、痛苦和挣扎如黑白默片般匆匆闪过。五年来,他有过捧着奖杯舍我其谁的辉煌,也有过无论说什么都是错的低迷。


他看着对方如渴求抚慰的幼狼一样的眼神,又想到了几年前初次失败连全球总决赛的资格都没有拿到时的痛苦与挣扎。


他站了起来。


“电竞选手的职业寿命很短,即使是我也已经算是所谓的老将了。尽管依旧站在世界顶端,但我清楚我已经没有了前两年的轻松和写意,或许再过两年,我的操作和意识就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逝去,我也将不再是人们眼中无所不能的大魔王。”他的声音沉静如水,像是对花生先生说,又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所以,不要说什么你是为了我才来到这里的。”声音低沉得像窗外笼罩的暮色,“如果我哪天撑不起SKT了呢?如果你成为了世界第一人呢?如果我不再是你的榜样甚至对手,你一个人站在世界顶端,是不是就会丢弃了继续前行的动力?”


“站在竞技的舞台上,比赛本身应该就是目的。否则如果你只是为了这种可笑的理由才成为了职业选手,那你还是尽早放弃吧。”




——TBC——

【Faker×Peanut】【情人节贺文】壳吃了那颗花生·上

Rerekaf。:

花生要被吃这是必然的事,就像花生壳必须要被剥掉一样才能看见洁白鲜嫩的花生粒一样。但这世上,必然的事发生前总是有很多偶然的意外。


此刻,壳先生和花生先生正在出租车里。一个坐着,一个躺着。


 


【一】


壳先生从小患有“冷静过头”的病症,这种特质在他成为一名LOL选手后展现得淋漓尽致。无论对面的对手强大或是弱小,无论队友如何花式爆炸,无论被多少个人围攻,无论形势有多艰难,他都能保持着毫无波动的心境,以冷静如机器的思绪从容应对,将对手一一绝于掌下。


与之相对的,壳先生的“冷静过头”的病症在生活中同样适用。内心的波涛汹涌以百分之一的波动传达到脑神经,再从脑神经以百分之一的波动传达到脸部,于是变成表情时,就是几乎毫无波动。开心或得意时就微微一笑,不高兴时就冷漠,愤怒时就是冷漠²,然而周身散发着黑气,像是随时会腾出一个巨大的魔影。队友和对手都叫他“大魔王”。


壳先生纵横于召唤师峡谷,以魔王之姿立于巅峰,让无数仰望着他的年轻后辈们被教以做人的道理。


 


【二】


花生先生从小患有“乐观过头”的病症,因此他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咧开嘴笑着,就像个浑身散发着金光的小天使,源源不断地向四周散发着温暖和热量。他坚信世界是美好的,自己是强大的,每个人都是能被救赎和拯救的,因此自他成为一名LOL选手后,便以黑马之姿驰骋于召唤师峡谷中,自信果断地反野,积极地带动队友心态,然后在引领队伍斩获一场又一场的胜利后,回到幕后,掏出手机,刷刷刷,开始翻阅有关大魔王的一切讯息,然后抱着手机露出傻笑。


噢,他是大魔王的粉丝,俗称迷弟。


身为迷弟,并且是一名不甘于当小透明的迷弟,他自然是要以一切方法来引起大魔王的注意的。有一次大魔王队的蚌先生拉他一起训练,花生先生原本已经很累想要睡觉了,忽听蚌先生说大魔王也在,立刻精神抖擞兴冲冲地跑去了召唤师峡谷。然而大魔王先生贯彻着非我族类我看不见的原则,从头到尾瞟都没瞟花生先生一眼。又有一次,花生先生在召唤师峡谷遇到大魔王,绞尽脑汁想要和偶像说一句话,于是鼓足勇气问了一句“大家吃年糕汤了吗”,虽然在场有好心的前辈回应了他一句,然而大魔王先生依然贯彻着非我族类我看不见的原则,对于花生先生再次不甘心的“其他人吃年糕汤了吗”的问话,再次无视,并来了一句“手速要快”,留下一脸懵逼的花生先生。


如果偶像看不见自己,那一定是自己还不够耀眼。花生先生坚信是自己还不够强大,于是他更加锲而不舍地努力,训练时就蹲着壳先生进入召唤师峡谷的时间才屁颠颠地跟着去,比赛时就不遗余力地“照顾”壳先生,力图以一切可能的方式各种意义上地引起大魔王的注意。


 


【三】


壳先生向来奉行着“非我族类与我何干”的原则,因此对于除家人队友教练外的所有人从来吝惜于多讲一个字多做一个表情,至于曾经让花生先生小心灵受伤的年糕汤事件,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但壳先生到底还是记住了花生先生这个人,以一个对手的身份。虽然他觉得这家伙有点怪。


对于壳先生来说,对手就是对手,和会思维的人形电脑没有什么区别,对方对自己报以什么态度更是不值一提。对他来说,这个小家伙称得上是不错的对手,总能很好地磨炼他以一敌二的实力。这没什么的,他搞不懂的是,为什么这家伙不仅在比赛时凶得像头幼狼,赛后双方握手时还总用恶狠狠的眼神猛盯着他,捏着自己手不放就算了,还用力得像是要把自己的手捏断。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反正也就比赛的时候能见到而已。壳先生全然没有发觉平时训练时以格外高的频率出现在友方或敌方的花生先生,更没有发觉对方总如影随形地出现在他附近的身影。


但无论如何,在年末最后那场决胜之战时,那毫无保留的对战、游走于刀尖上的战局,依然在壳先生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毕竟如此势均力敌酣畅淋漓的比赛并不多——更何况,这是他与好朋友笨鸡先生的最后一次并肩作战了。过了这一年,笨鸡先生就要离开队伍,远渡重洋,去往华夏之国开始新的路程了。


因此队友要更换这是必然的,壳先生也早已有心理准备。甚至新队友可能会是那个怪家伙,壳先生也有心理准备,只不过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情不愿。所以当花生先生穿着红彤彤的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队服,像讨赏的小狼一样咧着嘴笑着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壳先生横眉冷对,只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句,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冷漠.JPG会给终于走到偶像身边的迷弟造成多少暴击伤害。


——TBC——

【faker X peanut】爱笑的眼睛

本宫不薨你们终究是妃啊:

爱笑的眼睛


 


壳花文来一个吧。


因为之前对他们比较放心,很少看skt比赛,但是最近把we的救心丸都吃了。


跪了跪了,老哥们以后稳一点吧。




 


=============正文=================


 


Peanut喜欢faker。


这个在rox tiger里并不是一个秘密,作为队宠,几个哥哥对peanut照顾有加,也时常打趣他,逗得他常常脸红害羞地躲起来直囔囔哥哥们很坏。


每次提到faker,peanut都会开心地笑,笑起来得时候眼睛弯弯的,甜甜的。


但是,他的喜欢也仅仅停留在思想层面上,除了赛后一起出赛场会打个招呼,peanut不敢跟faker说一句话,就连那一次在弹幕的鼓励下主动问起faker吃年糕汤了吗?都无疾而终,似乎自己好像这辈子都只能看着他了。


Peanut十分享受在赛场上与faker交手,可是他知道faker眼里只有游戏,只有强者才能获得他的青睐。


s6那场世纪之战的半决赛里,peanut深知自己犯下了太多错误,单杀了bengi太过于欣喜导致自己有些飘飘然被抓死,最后节奏全无功亏一篑。而在赛后faker更是直言满场都在为peanut加油他很不开心。


这一切并没有让faker多看他一眼,peanut甚至觉得faker讨厌他。


再加上队伍的惜败,peanut有点沮丧和心灰意冷。


直至看到总决赛faker再一次站在最高处封神,peanut激动的心情不亚于任何一个粉丝,和前辈一起战斗的心情充满了他整个内心。


赛季后,rox tiger终究是因为缺乏资金解散,为数不多的能和skt风云争霸的队伍就这么离开舞台,而skt的打野bengi也离开lck来到了中国。


当kuro问他,要不要一起去afs的时候,他犹豫了很久,想和自己的老队友哥哥们一起比赛,可是他在等,或许…skt需要一个新打野?


kuro笑了笑没说什么,他们还有blank,你去了可能会打替补。这句话kuro并没有说出来,弟弟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人生,只要他开心就是最好不过了。


当peanut收到来自SKT的邀请时候,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知道自己等的机会终于到了。


几个哥哥知道以后并不觉得奇怪,Smeb甚至打趣地说,“到了SKT以后,你的中文名字跟marin哥有异曲同工之妙,很有过年的气息。”闹得peanut直追着smeb打。


就这样,和这群哥哥们一起欢乐地度过了最后一段时光,当最后一天大门关上的瞬间,几个人走向不同的方向,peanut回头看了一眼大家的身影有一点难过,留念地看了一眼以后,走向了SKT。


 


跟着kkoma走进SKT基地,peanut有一点紧张。


他眼前的不仅被称为最强下路的bang和wolf、杂技上单huni和状态不俗的blank,还有faker,随便一个人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Kkoma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打个招呼。


小心翼翼地笑着介绍了自己以后,Peanut鄙视了一下自己,明明在rox tiger有说有笑的,怎么到了skt基地这么没有出息。


Wolf上来捏了捏他的脸直呼可爱又招来bang一起捏他的脸,其他人也过来跟他友好地握手,互相打趣了几句。


这么热情的哥哥们,让peanut紧张的情绪得到了很好的缓解。


“peanut是吗?你玩的很好。”faker放下游戏走过来跟他问好,peanut受宠若惊地连忙问好。


Faker前辈居然主动跟自己打招呼!Peanut欣喜若狂,但是小心翼翼地不表示出来。


只是faker没有说第二句就回到了自己的自己座位上,peanut以为自己不小心哪里惹faker不开心了,有一点失落地低下了头。


“他就这样,你不要介意了。能跟人打招呼都不错了,满脑子只有游戏!”bang看出来peanut的情绪,走上来解释了一番。


Peanut点点头,对bang报以微笑。


自己终于要和faker前辈开始过队友生活了,peanut心里甜甜的。


只是,他和faker并没有产生应有的化学发应。


在ROX的时候,peanut是一个肉食性打野,更多需要他带起整队的节奏。但是SKT每一条路都很强,peanut并不知道该帮谁,常常出现faker因为强压被对面打野反蹲的状况。


而且peanut每每想跟faker熟络一下感情,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反而天天看着huni不停地怼faker,自己也想插上话却不知道怎么做,心情也变得不美丽了。


练习赛糟糕的配合和相处上的烦恼导致peanut陷入苦恼,跟哥哥们详谈了以后,“为什么不去问一下blank呢?”奶爸gorilla的建议让peanut灵机一动。


Peanut面对blank的时候有一点愧疚,因为他的到来让blank成了一个替补。尽管blank不以为然,对于他来说,需要的时候让他上就可以了,他做好了随时上场的准备。


“bengi前辈说过,如果你无处可去去中路就可以了。”blank抓了抓脑袋,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只得照搬bengi的原话。


Peanut略有所悟,不过心里更多地感叹了一下果然最了解faker前辈的还是bengi前辈。


心里莫名有点酸溜溜的,毕竟曾经陪伴faker前辈走过了三年。


“好好加油啊Peanut。”blank一如既往地好脾气,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予鼓励。


接下来的比赛里,peanut贯彻了这一SKT的传统。


只要刷完野就往中路跑,GANK也好,反蹲也好,统统一切都为了保护好中路的faker。


Peanut的状态也越来越好,SKT的表现也渐趋稳定,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旺乎你偏心!”wolf地噘着嘴说,“下路都不来!”


“哼!”bang心疼地看着自己的EZ,居然要EZ用E贴脸打!过分了,说好的AD是全队的宝宝呢!


“别说了,大招只保护相赫。我好难过。”huni假惺惺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Peanut百口莫辩,脸红红地被众人围住。


“保护中单很正常吧。”faker不满地说了一句,“最近表现得很棒,。”


“啊……谢谢前辈。”peanut看着faker高兴地说。


“啧,”huni瞄了一眼,“像小媳妇。”


“……才没有啊。”peanut急忙摆手解释,“我只是……尊重前辈……”


“啊,我听说了,旺乎你是相赫的迷弟吧?”bang突然想到什么,马上拉住想跑的peanut。


Peanut心里一顿,看了一眼faker,对方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


“额,前辈很厉害,所以我特别崇拜前辈,是我的榜样。”paanut斟酌一下语言,怕惹得faker不开心就不好了。


“其实你不用这么惶恐我的样子。”faker说,“我……”


“对!跟我一样每天怼一下他就好了。”Huni赶忙抢了话。


“走开。”faker嫌弃地看着huni。


“我就不!”huni又围住了faker,两个人疯狂斗嘴。


Peanut羡慕地看着跟他们两个,要是有一天我也能和faker前辈这样说话就好了。


夜晚的基地比较安静,下路组合出去聚会了,huni又躲到房间跟前队友视频了,其他人不知所踪。回到基地后,Peanut漫不经心地看着今天的比赛的新闻又回想起今天faker鼓励他的话,心里暖得不得了。


smeb突然发过来一张照片,他立马坐直了,映入他眼中的是电脑有问题的时候faker过来帮他调电脑的图。


“这么像小媳妇!你怎么这么没出息!”smeb附言。


“滚!”peanut立马回复。


自己当时的表情很害羞,peanut自暴自弃地捂住脸,真的看起来好傻啊!


“怎么了?”此时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前……前辈……”peanut被吓得差点摔坐在了地下,手忙脚乱地急忙想关掉照片。


“嗯?今天拍的,拍的挺好的。”faker还是看到了,看到的瞬间就乐了,顺便评价了一下。


“前辈?”peanut心扑通扑通地跳,直直地看着faker。


“其实你并不用天天用尊称的,我有那么难相处吗?”faker奇怪地问了一句,“虽然他们都说我好像有点不近人情?”


“并没有!”peanut立马大声地反驳了一下,然后……感觉自己反应有点过度了,又有点纠结地看着faker,最终破罐破摔一样深吸了一口气说,“前辈……是个很出色的选手,对大家都很好,我……我非常喜欢前辈。”心里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就好像要马上跳出来了一样。


“恩。那你还叫我前辈?”faker问了一句。


“……啊?”peanut有点没有反应过来,一脸迷茫地看着faker,他完全不确定faker有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傻,”faker笑了笑,用手摸了摸peanut的头,“你以为你那点小心思我不知道?”


“???”peanut更加迷茫地看着faker,等等,前辈在说什么?我好像一点也听不懂。


Faker叹了口气,“你刚来的时候,本来跟他们都在热闹地说话,反而看到我就不说话了,我一直以为你讨厌我。只是你啊,看人的眼神如果能收敛点,我想我就会错过你了。”


Peanut终于听明白了,目光闪烁地看着faker,“前辈……你也,喜欢我吗?”


Faker敲了一下peanut的头,“是啊,大概是你跟我打招呼的时候吧。年糕汤,你还记得吗?”


记得,当然记得啊,当时在无数弹幕的鼓励下才敢问一句。


“我在想,这个傻孩子怎么跟我说话还要拐弯抹角的。”faker在peanut旁坐下,“然后我就想多看一下这个傻孩子。后来我发现这个傻孩子,真的非常可爱。特别是每次比赛完,想跟我说话又不敢。到最后,这个傻孩子在世界赛上发光发热,我的粉丝都被他抢走了呢。”


“我没有啊,我……”peanut连忙开口。


“嘘,让我说完吧,”faker将食指轻轻地放在peanut嘴前,peanut感觉脸一秒就不受控制发烫,“我当然生气啊,因为,总感觉我的宝贝被人发现了。”


peanut听完以后感觉整个人都想出去跑圈。


这是什么体会!我喜欢的前辈也喜欢我啊!


“我特别喜欢前辈,”peanut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声音略颤抖地说,“我想跟前辈一起进步,我想跟前辈一起打好多好多的比赛,我想跟前辈一起拿世界冠军。我……真的很喜欢前辈。”


Faker听完以后,用手敲了一下peanut的脑袋,peanut委屈又不解地看着他。


Faker又好笑又好气地说,“你还叫我前辈?”


“……相赫哥。”peanut不好意思地小声叫了一句。


“那我们一起努力吧,一起实现你的梦想。”faker温柔地揉了揉peanut的头。


“恩!”peanut坚定地点了点头。


Peanut心里念了一句,


相赫哥,以后这个人,就是自己的了。


年糕汤,果然是最好吃的食物。


 


 


================END===============


 


也就写完了。


大概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故事。


可能蜗壳的人设有点崩。


我怀疑他在我心中也是个腹黑!


哼,大概是他拐骗的小花生吧。


 



[Faker & Peanut]起名废的无名小短文①

キモモ:

*张景焕第一人称
*设定:五年后 李相赫成为SKT副教练 张景焕成为SKT主教练
*蜗壳当副教练的原因是因为退役的迟要从底层做起hhh


————————————————


人齐了吗,小伙子们,三个人三个人。


三个人都到了吧,那么上车吧,现在时间有点迟了。


很兴奋吗?是吧,我当初进入SKT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那时候还是t1 s呢s。


进队了之后节奏会比青训的时候快很多的,要适应啊,压力挺大的。


啊,忘了自我介绍,虽然都应该知道我吧?但我还是最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张景焕,SKT的主教练,ID是marin。大家的资料和表现我也有了解过,青训表现当然要好才能成为正式队员的。


转会期会公布的,你们入队的事情。都是小孩子吧?都很嫩呢,我已经是老人了啊。


还有点路,聊聊天吧,对SKT这个队伍有什么想知道的吗,八卦也可以问的。


啊,就知道,果然还是我们副教练吸引力大啊。相赫嘛,没人对我这个主教练好奇嘛?


哈哈哈哈,相赫不是前年才退役入伍吗,然后今年才来当教练的,我都当了好几年啦,肯定我才是主教,他要上位还有好几年要走呢。


恋情?恋情问题啊……其实这个他也没隐藏过啊,只是太隐蔽了你们都发现不了而已。


这么好奇吗?……他的确有恋人啊。不要激动不要激动,嘘,八卦我们要小声说。


相赫,既然是说八卦就不说名字好了,那位……中单,那位中单,他的恋人比他小。哎哎哎,别打断我。


是的,也是职业选手,是男孩子。


不要这么惊讶啊,去了队里你们就得要天天吃狗粮了,和我一样,很辛苦的。


好了好了我们继续说。他的恋人,那个孩子,那时候还是个孩子呢,也不知道相赫怎么下的去手的。那个孩子特别的可爱,小小个的,人也很好,很努力,实力也很强……扯远了。


是我们队的队员,在其它队伍出道的。刚刚退役了。


猜到是谁了吗?哇,很厉害哦。


那个孩子那时候刚来我们队伍,位置是打野。他是那位中单的粉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听说没敢和那位中单讲话,隔了三天才问了一句:“大人,要不要喝水?”真的很可爱,大人,还叫他大人呢。
不要被这时候的那个孩子欺骗了,毕竟那位中单在队内的地位很低,那个孩子和队友混熟了之后就露出了本质,地位的话,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毕竟很受宠嘛,kkoma把他当儿子养的,kkoma真的,真的很可怜。


kkoma结婚了啊,最近。


我不知道谁先告白的,估计是那位中单。我觉得是他先喜欢上那个孩子的。就是之前那年我在AFS,在待机的时候去SKT的待机室玩了一会儿,后来被official拍成视频发出来了。然后那位中单给我的kkt发了至少有五百个“。”,一个对话框一个“。”的那种。


然后手机就卡了,差点坏了。


我问他怎么了,他就说了一句“哥的手不要乱放地方”,那个时候真的很莫名其妙啊,就这么一句话,谁知道他想说什么。然后知道他们在一起了才反应过来,那天我去玩的时候拍了一下那个孩子的腿,被拍进视频里了。这样就吃醋了,哇,真的很气。


那个孩子肯定也喜欢那位中单的那时候,那时候那位中单有位绯闻女友去看了他们的比赛,被摄影机拍到了。听说那个孩子比赛完就和那位中单闹了别扭,那个孩子之前队伍的哥哥都打电话来讨伐了,wolf和我讲的时候都要笑出猪叫了。


在一起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情啊,大概是那年春季赛之后吧,想来也有五年了。都很幸福。


那个孩子也要去服兵役了呢,好不容易幸福了几个月,那位中单又要寂寞好久了。


出去聚会的时候那位中单也很照顾那个孩子,是真心真意喜欢他才有的表现。最夸张的时候是有一次那个孩子一整餐饭下来只夹了两次菜。那之后就不想找他们吃饭了。他们之间的默契也很棒,因为是恋人吧。恋人的话,就有点比不上了。


我吗?没什么羡慕的,我有妻子了,不输。


你们知道吗,就是之前英雄联盟不是情人节会有人在自定义模式下用眼做爱心的?那个模式,不是告白很流行吗?然后他们的第一个情人节,那位中单准备的很好,餐厅和玫瑰都订好了,那个孩子说要准备情人节礼物迟到了半个小时,那位中单很期待他的情人节礼物的,后来等的时候收到一张那个爱心眼的截图,那个孩子还知道说“情人节快乐”呢,真的很可爱。


他们从来都没有隐藏过啊,看得出来的人都不说话,看不出来的人只是以为他们关系好吧。


他们发很亲密的图片也没人往这方面想,而且那位中单不怎么玩社交软件的,秀恩爱也秀的很隐秘。


刚开始知道的时候我和很多其他人一样也觉得他们不会走太远,可是这几年下来我看他们吵过好几次很严重的架还是在一起好好的,还是很爱很爱对方。


我现在觉得他们会一直走下去的,会走很远很远的。


首尔的晚上真热闹啊,SKT的宿舍就快到了。